首页Home | 收藏本站 | 订阅 | 登录 | 注册 | 手机网 | 微博 | 微信 | 下载中心Download 2015/03/11 10:52:45


清朝第一大制造国企造船负责人管理风格神同今天成功企业家

注:近日,江南造船集团发布了【小红帽讲故事】江南造船历史上的“洋经理”的文章,文中讲述了当时作为清朝第一大制造国企--江南制造局江南船坞工作的英国职业经理人Robert Buchanan Mauchan ,(被中国人称作毛根)的故事,看点很多。如果从管理风格看,毛根的管理风格就是今天许多中国成功企业家“一支笔、一张嘴”的威权式管理风格,本质上看,其风格神同今天许多成功企业家。


正筹备将于2019年6月18-19日举办第五届2019豪华邮轮/客轮修造和配套上海论坛将于2019年6月19日举办​​“2019国际船用洗涤塔产业上海峰会发布免费公开版2019-2025船用洗涤塔研究报告国际船舶海工网现全文转载文章如下:


我叫Robert Buchanan Mauchan ,有人叫我毛根,后来为了跟我弟弟区分开,人们喜欢叫我大毛根,虽然听着像山药,但是总要比人们直接叫我萝卜好听多了。这个名字陪伴了我好久也经历了好多,有时听到这个名字都会让我想起那段最难忘的时光。


我是苏格兰人,父亲是牲畜贩子,祖父祖母是裁缝。他们希望我留在他们身边、继承他们的手艺然后振兴家族事业。然而……


好像在遗传的过程中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从小我就对机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后不负大家的期望,我成为了一名工程师。不负大家的期望,我来到了中国,并且在不久的将来还拐走了我的第五个弟弟——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小毛根。(他也觉得名字像山药)


家人很生气,但是,那又怎样?有时间会证明我做的是对的,因为我看见了属于工业的时代,我看见了属于我的时代!


上帝保佑,我来到了传说中的中国,这里有最悠久的历史,我觉得他们一定最会接纳最先进的工业。果不其然,轮船招商局很欢迎我,这里的老板叫李中堂,听说也有人管他叫李鸿章、章桐、渐甫、少荃。哦~我的上帝,为啥人会有这么多的名字?他人很好,对我很好,不过他身边的人却很讨厌。


我是英国人,从大老远来到中国,在这里我人生地不熟所以带一把小刀防身。我向上帝发誓,跟他见面的时候匕首是不小心掉了出来,可是他们为什么打我?幸好之后问题都说清楚了,不过小刀却被拿走了,嗯,他们很讨厌!


这里真的是跟家里大不相同。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做事方式,不一样的制度,还有令人抓头发的中国话


但是幸好有好多人喜欢我,愿意帮助我。七年的时间我学会了中国话,慢慢的适应了中国的环境,一点一点的融入了这个国家,我发现我爱上了这里,甚至未来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辈子。


机械工程深似海,船舶行业水更深。


来中国的七年后我找到了一份船厂机械工程师的工作,之后又做过推销员、船厂员工、船厂经理。我觉得我跟船越来越密不可分,而且在这期间爱神丘比特的箭射中了我,我收获了属于我的爱情。虽然她爸爸是轮船招商局洋总管威尔,但是我们是因为爱情,嗯,爱情(认真脸ing)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我有中国传统和近代企业工作将近20年的经验加上岳父的人脉,我逐渐有了声望、技术和判断力。好像中国讲究的天时地利人和,我都占全了。


1905年江南造船局坞分家,原江南制造局造船部门分立为“江南船坞”,由北洋海军主管轮机的德国人巴斯作为船坞的总稽查。然而中国有句古话:隔行如隔山。那个愚蠢的只懂轮机操作的巴斯并不懂造船。


咳咳,这时候就看出来有个好岳父的好处了。他极力向巴斯推荐我,吹嘘我的能力并且说服了他聘用我,当然我也没有辜负岳父吹出的牛皮,时间证明个人能力还是很重要的。



1906年,我向上帝发誓这绝对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年,这一年我来到了江南船坞,也有了我的新名字:毛根。我被任命为总工程司(不是总工程师!),主管生产和营销。(现在你们应该管我叫COO首席运行官或者常务副总经理)


随着职务的升高,地位的升高,我发现我面临的已经不单单是工程和机械的问题了,还有政治,英德之间的政治。


1907年江南船坞出现了危机,但这场危机非我所愿,前期是英德之间的权利之争,斗争愈演愈烈。


我觉悟了,我爱这个地方,我爱这座工厂,只有我站的更高更稳,只有用我自己的办法稳住这一切,才能更好的去实现江南船坞的崛起,去实现我的梦想,于是我开始树立我自己的威望。


当一切风波都趋于平稳之后,我开始了我的改革。企业需要新鲜血液,船坞需要先进的思想。于是我遣散了400多名原来江南制造局留用的员工,从英商船厂挖来了一批工程技术人员和监造人员,之后在我的管理下江南船坞各部工程人员多数都是英国人作为主导和骨干。


无数的人指责我将中国人的工厂变成了英国人的赚钱工具 ,无数的人在怀疑我的用心 。可是他们没有看见当时的工人是满足不了工业的生产节奏,好多人大字不识,满足不了技术的操作需求。


之后我带来了中国的包工老板和工头分别管理固定工人和包工工人,边工作边学习。还将一部分权利下放给一些中国人,他们都是我在英商船厂工作时结识的最优秀中国技术人员。


无数的“骚操作”奠定了我在江南船坞的地位。随后德国人巴斯被调任回北洋政府,总稽查一职也由我兼任,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洋经理,不过我还是喜欢他们管我叫大毛根,因为很亲切,很像一家人。


船坞运行走上了正轨,我们接到了越来越多的订单,吨位越来越大,船型越来越丰富。可是正是因为如此,导致了我最终离开了我最爱的地方。


当时我在外商中建立了广泛的人脉关系,为江南造船所(江南船坞)多方承接了修造船业务,与外国的航运公司以及上海的各个船厂关系也很密切,让我招揽了不少新客户。随后船厂迅速扩张,扩充了建造设施和规模,采用了英商船厂注重“质量、进度和成本”的管理模式,船厂走势一路飘红。


当时英国船东是我的的主要客户,1906年至1926年这20年的时间里,江南造船所为英商各船东/公司建造120余艘船舶,一战后美商开始来江南造船所订造船舶包括大吨位运输舰、柚木驳船、长江浅水炮舰。


可是在当时人的眼中,这家属于海军领导的船厂却很少为自己的海军建造舰船,指责我承接订单多是偏袒英美船东和航运公司,但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我并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和最终的决策者。可是又有谁知道是我成功说服美国海运委员会主席跟江南造船所签订了四艘万吨级运输舰合同呢?说起来,我还得感谢大来洋行的老板Robert Dollar,他与我都是苏格兰人,幸好有他向美国海运部的主席Edward N. Hurley推荐了我,据说Hurley对我的评价还不错。


自从“官府”号的订单被我搞定后,我就膨胀了,管的越来越宽,我要将财务、技术和生产牢牢的抓在手中,干不完活就给我统统加班,因为我是“老板”,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我不管我的员工会不会英语,反正我的通报、计划和合同必须英语书写,谁会英语我就提拔谁,因为我是“老板”,都必须听从我的安排。我知道我的员工有抱怨和憎恨的声音,我知道他们说我傲慢、滥用职权、目中无人,可是那又怎样,我是“老板”。


中国老人有句俗语:步子迈大了会扯到筋。技术人员和工人开始组织反抗我,之后的罢工运动让我的压力倍感增加。


我清醒了,我开始意识到群众的重要性,可是为时已晚,我想回头,可是却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


民国之后天下大乱,各派军阀混战,国家财政困难,军阀头子们开始把手伸向了江南造船所,勒令造船所交出20万两银款,还要控制造船所的经费和财务,我接受不了。


早期的政府并不干涉船厂的运营 ,那时我总揽江南造船所的经营、生产和技术大权,虽然一家独大,但是很大程度上可以自主经营,可以放开手脚的去拼去赢。可是后来军阀来了,他们可以随时取走钱款,毫无疑问他们捆住了我的手脚,这不是我的风格!


江南造船所没办法发抗,最后我只好走了,回到了苏格兰,离开了我工作二十多年的地方。临走的时候将我使用多年的满满两箱书和仪器都送给了当时船舶设计专家叶在馥,这是我能为江南造船所做的最后的一点事情,希望可以弥补我当时的轻狂跋扈。


临走之前在上海徘徊了好久,恋恋不舍的看着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着我梦开始的地方,看着我无比热爱的地方,这里是我的第二个故乡,这里有我的家人,临别之时才知道什么是离别苦。


中国有句俗语:天下无有不散筵席。我老了,该回家了。这片土地留下了我的身影,留下了我的故事,足矣......

原江南造船所所长陈绍宽曾评价:“英人大毛根的政治背景不明显,但在孙传芳军队想掠夺江南造船所的资产时曾经说过要请英国派军舰来保护江南造船所,被海军当局拒绝了。大毛根在技术和经营上都有一套,工作态度也很认真,对江南造船所的发展还是有贡献的,但骄傲和专断,不大肯听中国当局的指挥,常同中国所长发生冲突。当时的所长邝国华、陈兆锵和刘冠南等都是海军大员,在技术上也都是内行,但因大毛根在管理上很有一套,便将技术和经营业务都让他负责,自己只管一些管理行政上的事务。后来毛根合同期满后未再续聘........”


法国学者柯蓉认为,毛根受雇于中国政府,他为江南船坞做出的贡献是中国近代史上中外关系的正面范例。


文章借鉴《揭秘中国第一艘万吨轮》、《自强之路》

策划/ 陈子春 余俊伟 韩婷

文/王磊

编辑/ 韩婷


也请关注即将举办的系列专业论坛和活动:


第五届2019豪华邮轮/客轮修造和配套上海论坛将召开

http://www.ishipoffshore.com/html/1/2019-01-19/8741.htm

The 5th Cruise/Passenger Ships Shanghai Int'l Forum 2019

http://www.ishipoffshore.com/html/11/2019-02-12/8860.htm 


2019国际船用洗涤塔产业上海峰会将于6月19日举办

http://www.ishipoffshore.com/html/1/2019-03-29/9171.htm


免费公开版2019-2025船用洗涤塔研究报告将发布

http://www.ishipoffshore.com/html/1/2019-04-23/9298.htm 

Report on  Marine Scrubber  will be launched


珍藏版中国造船大地图将于6月18日发布

http://www.ishipoffshore.com/html/1/2019-04-20/9282.htm


延伸阅读

Email: chinabobli@126.com or china@ishipoffshore.com Tel电话: +86-21-54362186/ Fax传真:+86-21-64041979

Powered by International Ship & Offshore Magazine and Supported by Global Industry Media

沪ICP备15015253号 国际船舶海工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5 www.ishipoffsh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Y-Page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