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Home | 收藏本站 | 订阅 | 登录 | 注册 | 手机网 | 微博 | 微信 | 下载中心Download 2015/03/11 10:52:45


四十年,我与造船风雨兼程

四十年改革开放之路,风起云涌。

四十年中船发展之旅,依依相伴。

2018年9月,我光荣退休了。回望40年的职业生涯,历历在目,感慨万千。如要用什么词来总结或概况的话,“风雨兼程”,似乎较为贴切。

40年,真是弹指一挥间。用一句小品里的台词说,眼一闭一睁,40年就过去了。

前20年,我将青春和对造船的一腔热血,留在了百年老厂—江南造船厂。后20年,我将激情和对事业的一往情深,献给了年轻的“中国第一船厂”—外高桥造船。

初出茅庐,闯荡“江南”二十载

从小喜欢看大轮船。我家住在上海市中心的八仙桥地区,离著名的外滩很近,也就是2公里多一点的路程。小时候坐2路有轨电车3站,车票也只要3分钱。为了看大轮船,有时或缠着大人,有时或偷偷叫上小伙伴一同前往外滩。那个时候,由于经济拮据,一般都是步行前往。记得读中学的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参观停泊在浦东杨家渡煤码头上的一艘货船。这可是我第一次登上心驰神往的大轮船。为此,我兴奋了好几天。从那时起,大轮船在我脑海里深深地刻上了烙印,曾想长大以后,能在船上工作该多棒啊。

我是个幸运儿,终于梦想成真了。1977年8月,中学毕业后被分配至江南造船厂技校钳工班。在当时,江南厂,钳工,都是令人羡慕的响当当的企业和工种。命中注定,我的一生将与造船为伴。

40年的职业生涯,恰好与中国的改革开放重叠,使我有幸见证了中国船舶工业的振兴和发展历程。

我进技校时,我国第一艘远洋航天科学测量船“远望”号即将下水。学校特意安排我们参加下水仪式,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现场近距离观礼下水仪式,那种兴奋、自豪和骄傲之情,难以言表。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一定要刻苦学习和掌握造船本领和技能,等毕业后去造大船,去造各种类型的船。

在技校实习期间,我参与的第一个造船项目,便是33型潜艇的建造。那时,我每天高高兴兴地背着工具袋,跟着师傅,上船台,下机舱,学技术,勤工作,经常得到师傅的表扬。

终于等到毕业了,却阴差阳错地被分配至江南造船厂修船分厂,主要担当潜艇等修理工作。虽然没有随我所愿,不能直接参与造船,但我也非常自豪的先后参与了03型、33型、035型等常规潜艇、远洋航天测量船“远望”号,以及远洋渔业捕捞加工冷藏船、挖泥船、客轮和外轮等几十艘船舶的修理,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船舶工人。

由于我人长得瘦小,反而成了修理潜艇的好手。狭小舱室、水柜及潜望镜和鱼雷发射管等部位,壮实的师傅难以进入,我却游刃有余,行动自如。潜艇修理非常艰苦,冬天喝着西北风,夏日犹如大火炉。身上永远有一股洗不干净、散发不了的柴油味,每天都要用硬的刷子清理皮肤和指甲缝里的污垢。

艰苦的工作环境,反而练就了我吃苦耐劳,不畏艰难,追求完美的性格和特质,也为我未来的职业生涯打下了良好基础。

我们常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我来说,最开心的时候,莫非于跟随潜艇出海试航。我记得,最长的一次试航将近两个月,经历了刺骨的寒冬,咆哮的海浪,以及各种状况的紧急处置。

试航中,令人兴奋的是,全速航行、主机测速、紧急下潜、坐沉海底、打开鱼雷发射管……

一句句指令下达,一个个项目试验,身临其境,全神贯注,那种自豪感、成就感和获得感,无与伦比。

潜艇出海不怕浪,就怕涌。浪是有规律的上下波动,而涌则是左右无规律的摇晃,非常容易使人晕船。有一次在青岛试航,出海后就遇上了涌,让我真正体会了一次什么叫“汹涌”。好多随艇试航的师傅,出现了艇动他不动,他动艇不动的现象。那时我才二十出头,体格虽不健壮,但相当敏捷,且不晕船,故我成了这天试航小组最活跃的人,参加了多个项目的试验。临近中午,为了让大家能用好午餐,艇长一声令下:“下潜,坐沉海底”。此时,好多人已经晕晕乎乎,不能动弹,躺的躺,睡的睡,丰盛的美食对他们而言,毫无吸引力,我只能与艇上的海军将士一起大快朵颐,享受特别的美味的试航餐。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我的师傅和同事们,为他们打包饭菜,返航后,可以让他们慢慢享用。

不知不觉中,我在江南造船厂修船分厂工作了将近20年。在那里,我亲历了江南造船厂经过改革开放不断壮大的路程。

1982年9月,江南造船厂为香港环球航运集团建造的第一艘出口船——2.7万吨散货船“世沪号”命名;1987年6月,为香港泰昌祥公司建造的65000吨巴拿马型散货船“祥瑞”号交船。见证了液化气运输船、汽车滚装船、跨海火车渡船、自卸船等一批高技术船舶产品的诞生。特别引以为傲的是76000吨江南型巴拿马散货船,成为中国第一个在国际租船市场上挂牌的国际著名品牌。

在江南造船厂的20年,我曾做过钳工、会计、秘书、团总支书记等工作,还负责过《江南修船》月刊的主编与编辑。各个岗位,各种经历,使我增进了知识,开阔了眼界,丰富了人生,特别是在我的血液里深深地烙上了江南造船厂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和自我奉献的“三自精神”的印记。

成就自我,献身造船矢志不渝

人的一生,如能参加一次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幸也,足矣。

天赐良缘。1998年,我非常荣幸地加入了外高桥造船基地筹建办团队,参与这一世界级的国家重点工程的前期筹备工作。

外高桥造船基地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大型现代化船舶总装厂建设项目,也是我国跨世纪的国家重大工程,对中国船舶工业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

当时,筹建办临时设在江南造船大酒店二楼。 区区几十号人马,挤在狭小的办公室,却要承担造船基地项目的研讨和立项、可行性报告的编制和送审、前期建设项目的组织和协调等一系列繁杂艰巨的工作,可没有人说苦和累,依然夜以继日地忙绿着。大家只有一个心愿,为了使中国第一座现代化船舶总装厂,早日从纸上变成现实,圆中国几代造船人的梦。

我的主要工作是文秘、《外高桥基地简报》编辑以及对外宣传等。我在江南厂练就的些许文字功底,正好在新的平台上发挥出新的动能。

刚到筹建办,一切得从零开始。我一边尽快熟悉并投入新的工作,一边仔细了解并掌握整体情况,迫不及待地要为筹建办这个充满激情的创业团队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

在翻阅熟知有关历史材料时,我发现缺少外高桥造船基地的由来这一历史进程的详细材料。经请示筹建办领导后,我先后走访了江南厂、九院的领导和专家,查阅有关文件,最终梳理出外高桥造船基地项目是1989年由江南厂提出,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批准,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推进。

十年磨一剑。1999年10月18日,那是个秋高气爽、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个载入中国船舶工业发展史册的日子,也是中国造船人梦开始的日子。就在这一天的上午十时,在中国的长江口南港南岸一望无际的滩涂上,打下了世界级造船基地的第一根桩。

这一天,众多新闻媒体聚焦外高桥造船基地,为这一举世瞩目的跨世纪工程进行大规模集中报道。驱车前往基地的路上,不少记者在与我交流中,非常惊讶的说,外高桥要建设船厂?因为当时,人们一提起外高桥,第一个反应便是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区已经家喻户晓,如雷贯耳。记者的惊讶,深深地触动了我。我暗暗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想方设法,竭尽全力,加大外高桥造船基地的宣传力度,力争在不远的将来,一提起“外高桥”,使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外高桥造船基地,而不是外高桥保税区。

从那时起,我不仅与新闻媒体保持着热络的联系,时不时向他们学习请教新闻报道的专业知识和采写技巧,而且,还建立了良好的合作(私人)关系,为做好外高桥造船基地的宣传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成效。

基地的重大节点,社会关注的热点,首制船签约,新船开工、试航和交付等等,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多视角、全方位,精心组织策划宣传和报道,并采取广种薄收的方法,提升外高桥造船基地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效果非常显著。

还记得,2003年上海全面爆发非典事件。当时市场上防止非典的医药物品非常紧缺。当我们去药店采购,药店的营业员得知我们是外高桥造船基地的,欣喜地说,前几天刚看过你们的电视报道,外高桥造船基地非常了不起。随即,二话不说,全部满足我们的药品需求。可见,一个企业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是何等的重要。

“中华和平”号,两岸三地合作的结晶

我策划最成功的一次对外宣传,当属2005年6月10日“中华和平”号的命名。

改革开放,促进了大陆、香港和台湾两岸三地航运界与造船界的合作,“中华和平”号便是个成功范例。它的设计由沪港联手,建造在上海,船东是台湾的航运公司,因此,是两岸三地合作的结晶。

2005年恰逢中华民族伟大的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首航600周年。这年4月,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赴大陆成功进行了“破冰之旅”,而“中华和平”号命名人又是连战先生的夫人连方瑀女士。这么多的新闻热点和焦点汇集在一起,使“中华和平”号的命名,更显得意义非凡又不同寻常。

我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与新闻媒体联袂演绎了一场“中华和平”号命名系列宣传的“连续剧”。

我事先特意采集相关素材,手握第一手资料,并根据不同的媒体,提供不同的新闻线索,安排采访不同的人物,方便他们从各个侧面和角度,采写个性化的文章,全方位的宣传报道“中华和平”号命名这一盛事。

在我的“鼓动”下,从5月上旬至6月下旬,整整一个多月,两岸三地掀起了新闻大战。

新华社在《大陆“第一船”待“嫁”台湾》一文中描述道,大陆为台湾建造的第一艘现代巨轮静静地停泊在长江口,浮出水面超过10层楼高的巨轮,显得壮观而优雅;船头红色的梅花标记,连同乳白色的“中华和平”四个大字,显示着她的特殊身份。

中央电视台《海峡两岸》栏目组以“中华和平”轮扬帆启航为题作热点报道。

6月10日,共有一百多位来自两岸三地的记者参加“中华和平”号轮命名庆典现场报道。这也是我职业生涯中,一次性接待、组织和安排如此众多媒体。

上海东方卫视、香港凤凰卫视、台湾中天电视台不仅派出了强大的记者阵容,而且还对“中华和平”号轮命名庆典进行了现场直播。特别是香港凤凰卫视著名节目主持人吴小莉亲临现场,通过卫星向世界转播命名庆典盛况。当天晚上,在上海凤凰卫视直播间,又通过《直播大中华》栏目,向全球作了专题报道。

中国台湾地区有10多家新闻媒体参与全程报道。香港大公报、香港文汇报、香港商报、南华早报等都在显著位置,或以整版篇幅,或以专题,报道“中华和平”轮命名交船的消息。

大陆媒体更是强力出动。中央电视台派出三个采访组,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媒体,浙江卫视、武汉晚报等外省市媒体,以及上海电视台、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等上海本地的主要媒体进行了全方位报道。

在两岸三地新闻界的共同努力下,“中华和平”轮命名典礼的报道取得了空前成功。从一个侧面证明,和平是两岸三地和全球华人共同的期许,也是新闻界极为关注的焦点。

作为东道主,我更是使出浑身解数,特意撰写了《“中华和平”号----承载美好愿景扬帆远航》的长篇通讯。最后一段我是这样写的:“中华和平”轮命名典礼,是继连、宋大陆行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两岸交流活动,为中华民族伟大的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首航60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让我们衷心祝愿“中华和平”轮万里扬航,一路平安,祝愿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早日实现!

外高桥造船基地的建设,圆了中国几代造船人的梦

2003年4月10日,我接待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是上海交通大学53届造船系70多位老校友。

这一天对他们来说,是个值得纪念和珍藏的日子,因为他们将进行一次特殊的圆梦之行,参观中国最大的现代化船厂—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

上午,虽然天空飘落着零星小雨,5、6级大风也使人略感有些寒意。但上海交大53届造船系70多位老校友却丝毫没有受天气影响,个个春风满面,兴奋异常。

他们当中有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原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总经理胡传治,原全国政协常委、原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王荣生,原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盛振邦,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闻荪,原船舶工业第九设计院院长、原上海外高桥造船基地筹建组顾问吴祖荣等一批曾为中国船舶工业发展作出过卓越贡献的我国船舶界的老领导、老专家、老学者。

在参观的过程中,胡传治感慨道,我对“外高桥”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从项目立项到造船基地开工和建设,我都参与其中。因此,可以说我是看着“外高桥”成长起来的。今天,“外高桥”经过短短的三年多时间的艰苦创业,实现了“建厂、造船、育人”同步推进的目标,为未来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令人欣慰。

王荣生也深情地说,外高桥船厂的建设是中国几代造船人努力的结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结果,是中国造船人智慧的结晶,圆了中国几代造船人的梦。我相信“外高桥”一定能成为世界一流船厂,成为中国船舶工业发展的榜样。

参观快要结束时,老校友们却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大家纷纷表示,10年后再相聚在“外高桥”,再来一次圆梦,圆中国成为世界第一造船大国的梦。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终身难忘的接待经历。他们对中国造船的那一份热爱,那一份深情,那一份执著,深深地感染了我,影响了我,也激励了我。

矢志海工装备,提升综合实力

造船业被称为“面向海洋的装备制造业”,而大型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装置(FPSO)则是海洋石油开发的关键设施,是高风险、高技术、高附加值、高投入、高产出的海上油田重要装置,是船舶工业与海洋工程工业的结合物。

我有幸伴随外高桥造船海工,从零开始,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外高桥造船以现代一流的硬件设施和日趋成熟的先进的管理理念作支撑,确定了以大型船舶和海洋工程为核心的市场定位,在船厂建设的同时,全面参与海洋工程的研制和开发,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2002年1月,在中船集团的全力支持下,外高桥造船积极参与番禺油田15万吨FPSO“海洋石油111号”的竞标,一举夺魁,成功进入了海洋工程领域。

——同年11月,外高桥造船再接再厉,在渤中油田17万吨FPSO“海洋石油113号”竞争中再次获胜。

——2003年7月10日,又签订了“海洋石油113号”上部模块的建造合同,全面进入了海洋工程领域。

——2005年3月1日,外高桥造船不负众望,在与韩国三星、大宇等国际上知名的海洋工程建造商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与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签订了30万吨FPSO船体设计、采购和建造的合同,打破了韩国等造船企业垄断30万吨FPSO市场的格局,为中国的造船企业争了光。这不仅是我国有史以来承接的吨位最大的一艘FPSO,也是我国出口美国最大宗机电产品,标志着外高桥造船在国际海洋工程领域占得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2007年10月18日,外高桥造船成功中标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号平台项目。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第6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被列入国家“863”计划项目和国家重大专项计划,填补了我国在深水特大型海洋工程装备制造领域的空白,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2017年,又成功承接了荷兰SBM OFFSHORE “FAST4WARD”概念首制船200万桶FPSO船体EPC项目,它是当今世界最大吨位、最大储油量的新型海上浮式生产储油装置。

海洋工程的起起伏伏,外高桥造船始终矢志不渝,一路前行,每一步都迈得非常扎实;

海洋工程的风风雨雨,外高桥造船始终坚持同心合力,逆水行舟,越过了一个个险滩,写下了一篇篇动人的乐章。

这一幕幕,犹如昨日,依然令人激动和自豪。

不忘初心造船人,改革开放我见证

改革开放,成就了中国船舶工业的快速发展;改革开放,也成就了我为中国船舶工业贡献力量的梦想。

我的成长轨迹,折射出我为中国船舶工业奋斗一辈子的心里路程。在2007年至2018年期间,我先后参与了中船长兴造船基地一号线、二号线、外高桥临港海工和中船扬子国旅的经营生产管理,在职业生涯的末期,如我所愿,成为了中国船舶报社的一名文字记者。在不同的岗位上,不断学习、锻炼和提高,努力实现自我价值,全力以赴为中国的造船事业献出我的全部。

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我见证了,外高桥造船从一片荒芜的芦苇和滩涂,迅速崛起,年造船总量从50万吨跃升至800万吨,成为世界知名的现代化船舶总装厂。

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我见证了,世界最大的造船基地——中船长兴造船基地从规划、围堰、建设、试生产,到形成规模的全过程。

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我见证了,经过改革开放和科技创新,上海的船舶工业从小到大,从黄浦江到长江口,从长江口走向全球,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从只能建造散货船、油轮等常规产品,到如今能建造30万吨级的超大型油轮(VLCC)、40万吨级超大型矿砂船(VLOC)、22000TEU世界最大的超大型集装箱船等各种类型的船舶,且产品出口至五大洲四大洋。

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我见证了,上海船舶的自主研发、设计和制造的综合实力突飞猛进,已经形成军用、民品,水上、水下,深海、陆地等全系列格局,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与日俱增。

四十年的职业生涯,我见证了,上海日益成为世界超大型集装箱船、超大型矿砂船(VLOC)、超大型油轮(VLCC)、超大型散货船、大型海上浮式石油加工储油船(FPSO)、半潜式和自升式石油钻井平台,以及LNG、VLGC、LPG等气体运输船的建造中心,成为军用船舶重要的建造基地,成为中国船舶工业名副其实的重镇。

今天,外高桥造船开创民船、海工和邮轮“三翼齐飞”新格局正逢其时。2018年7月31日,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召开邮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会议,掀开了中船集团高质量发展一号工程豪华邮轮中国制造的大幕。作为中船集团邮轮工程主体设计建造单位,外高桥造船将未雨绸缪,积极运筹,全力推进。大型邮轮项目的全面启动,将使外高桥造船初步形成民船、海工和邮轮“三翼齐飞”新格局。

期待外高桥造船在中船集团的领导下,培育和倡导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积极进取的创新精神,风雨同舟的团队精神,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负众望,不辱使命,出色完成我国第一艘大型豪华邮轮的建造,摘下这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实现我国大型邮轮设计建造零的突破,圆中国造船人的梦,向着“中国领先,世界一流”目标挺进。

岁月悠悠,激情依旧。我从一名普普通通的修船工人,在领导和同事的关心、教诲和提携之下,经过四十年的长途跋涉,终于可以自豪的说,与造船风雨兼程,我无怨无悔。

文、图/何宝新

延伸阅读

Email: chinabobli@126.com or china@ishipoffshore.com Tel电话: +86-21-54362186/ Fax传真:+86-21-64041979

Powered by International Ship & Offshore Magazine and Supported by Global Industry Media

沪ICP备15015253号 国际船舶海工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5 www.ishipoffsho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Y-Page 8.3